索尔仁尼琴 | 俄罗斯的良心Wed Dec 27 22:27:09 CST 2017

他半个世纪前说过的话,频繁触动半个世纪后的心。

除了知情权以外,人也应该拥有不知情权,后者的价值要大得多。它意味着高尚的灵魂不必被那些废话和空谈充斥。过度的信息对一个过着充实生活的人来说,是一种不必要的负担。

我绝不相信这个时代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正义和良善的价值观,它们不仅有,而且不是朝令夕改、流动无常的,它们是稳定而永恒的。

世界正在被厚颜无耻的信念淹没,那信念就是,权力无所不能,正义一无所成。

对一个国家来说,拥有一个讲真话的作家就等于有了另外一个政府。

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他自己也知道自己说谎,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,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,他们知道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说谎,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。

我们谁能够大言不惭地宣布,现在这个世界的弊病与我们无关。

鱼群从不会为反对捕鱼业而集体斗争,它们只是想怎样从网眼里钻出去。

Posted by admin

Leave a Reply

请输入:9+3=? 的答案